陕西省餐饮业商会网
Shaanxi Catering Association Network

怀念师傅李玉田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18-08-02 17:47作者:樊建国 孙喜梅来源:陕西餐饮网



   当时间定格在1991714日凌晨131分时,我敬重有加的师傅李玉田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烹饪事业。时光荏苒,一晃儿,恩师离开我们已二十七年了。早就想写一篇文章纪念师傅,权以此文来祭奠他的在天之灵吧!



初识恩师


   1978年,我在西安东亚饭店上“七·二一大学”时认识了李老师。他当时是我们专业课的老师。当时其他老师都是由各单位抽调来的,只有李老师是专职老师。


   李老师高高的、削瘦的身材,宽广得可以走马的前额,隆正的鼻梁,讲课时威严的表情、强大的气场,令人神圣不可侵犯。然而,下课之后,他却像换了一个人,不仅说话和蔼,没有一点儿架子,还言谈幽默。最经典的语言就是“坏人说我坏,好人说我好”;蒸馒头加碱多了之后,他从不说“碱多了”而只说“面少了”,如此一来二往我们也就熟悉起来。


   有时候,老师也邀请我到他家去玩。一次他家房子漏雨,需要修缮。他知道我会泥瓦匠的手艺,微笑着让我帮他修房子,我欣然答应,随即带上好友一同前往老师家。


   干完活后,先生做了一些简单的饭菜犒劳我们。直到现在,我还记得那顿饭有梅菜扣肉、四喜丸子、鱼香茄子、芹菜炒肉等。吃饭时他给我们讲,梅菜扣肉是他们家乡的传统菜肴,很好吃,让我们多吃一些,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多吃一些不打紧。听了这些话我们非常感动,心里暗暗窃喜:能有这么好的人给我们当老师真是一大幸事。


   回家的路上,我对好友郭连锁说:“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菜肴呢,尤其是鱼香茄子,酸辣咸还有甜,感觉这就是最美味的菜肴了。用当地人的话说这就是大把式,如果能拜这样的人为师,咱们真就三生有幸,不枉此生了。”

关门弟子


   有一次,我到办公室找李老师,当时好友李国珊也在场,我斗胆提出请老师收我为徒的请求,没想到李老师二话不说,很爽快地答应了。我说“还有一个人也想当你的徒弟”,他说“是不是就是那天和你一起到我家帮忙的人?”我说“是”,他说“行”。


   我连忙再三感谢,一时间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一下楼,我就将喜讯告诉了好友郭连锁,老师答应收咱们二人为徒啦!当时打心底里高兴得不得了,就和连锁约定晚上一起喝酒庆祝。


   因为不胜酒力,那天我喝醉了。一直说:“我也有师傅了,李老师不光是我的老师,而且是我的师傅了!”


   记得1985年,西安烹饪技校(学校已经搬迁到了西关安定门食堂)请我去讲课,师傅向学员介绍我:“这是我的徒弟,很优秀,拿过很多奖,心灵手巧,喜欢动脑子,是我的得意门生。”


   在坐的有我们饭店与我一起参加工作的赵四武,还有师傅辈的孙褔胜,西安饮食公司副经理张立地的爱人等等,都是内部学员(西安饮食公司烹饪技术学校主要是培养饮食系统内的职工)。当时我感觉这个事情闹大了,窘迫得不能自已,脸庞一直红到脖子上,心跳加速,不知所措,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

   上课时只在黑板上写,好一阵子都不知道该讲些啥了。师傅看我紧张,连忙在一旁说:“娃呀别怕,你平时怎么做就怎么做,你怎么想就怎么说。”理论讲完后轮到制作环节,因为这是我熟悉的环节,心情自然也逐渐放松下来,慢慢也不紧张了,而且得心应手。

Snipaste_2018-08-18_00-21-45.png

   当时制作的有菊花酥、绿茵白兔饺,发挥得很好,受到了大家的好评。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步入讲坛,应该说是在师傅的鼓励下开了一个好头。


   回到母校,心情还是很激动。坐在教室回想当年上学时的情景,一次次回想与师傅的过往,深深体会到师傅的至上之爱,是发自心灵深处的真爱,当然,也只有纯洁的心灵才能感觉得到。


   俗话说“男儿膝下有黄金。”“上跪天下跪地,中间跪父母。”我从来没有给其他任何人跪过,师傅是除了父母之外我唯一双膝跪拜过的人。


   师傅有弟子近百人,我是师傅最后一个徒弟,俗称“关门弟子”。我深得师傅喜爱,师傅也将抻、切、削、拔、烤、烙、蒸、炸、煮、煎等技艺尽数传授于我,甚至给我开“单灶”都是经常的事。


   我对师傅的敬爱是无边的,恩师给了我那么多东西,却从未要我任何回报,而我也不曾给过师傅什么。师傅的一言一行深深影响了我,后来我自己当了师傅收徒弟时,也总是想到这句话:真正的师傅只有付出,从不会索取。

亲如父子


   师傅如若在世,现在应该有100多岁了,与恩师的点点滴滴至今仍然记忆犹新。


   我结婚时师傅全家出动。儿子担水,儿媳妇洗碗,两个小孙女也在招呼人。师傅见到我爱人,立马给了50元钱红包,我爱人不要,他说:“这是见面礼,你得拿上,讨个好彩头。”师傅总是这样善解人意、平易近人。


   师傅文化不高,写教案、讲义好多字都是用符号代替,平时除了单位里必须要写的,连报纸都不愿意看。但是当年我在西安晚报上发表的那些“豆腐块”,他却很乐意慢慢读。师傅曾说过:“我是他徒弟中文章写得最好的”。我看得出来,他是真的以我为荣,为我骄傲,就像一个父亲为儿子骄傲那样发自内心。


   一次,我带着登载我文章的报纸上去看师傅,也就是那次我知道他病了。吃饭的时候,师傅说:“咱俩喝两怀”,我不让师父喝酒,师父说没事,见到你我高兴,少喝一点。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们师徒此生最后一次喝酒,之后不久师傅就住院了。


   住院不久后,师傅已经很少说话,后来甚至不能说话了,我就向师傅的儿子兆弟询问病情。治疗了一段时间,病情依然不见好转,我深感情况不妙。13日晚上离开医院回到家里,心里异常慌乱,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心灵感应吧!我一直没睡,一直在抽烟。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爱人说:“睡吧,估计今天没事,你明天还要上班,折腾啥呢?”刚洗完脚坐到床上,就听到剌耳的BB机一阵猛响,我预感到大事不妙,兆弟给我说师傅不在了。


    我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噩耗顿时泪流满面,一人躲进书房中,难过得不能自己。爱人说“刚才不是听BB机响了,你怎么不回电话?是不是师傅有啥事?”我说:“师傅走了……”,感觉师父好像还可以回来一样。爱人听完马上说:“赶快去医院!”我们两个人一同骑着自行车,一到医院就同兆弟给师傅擦身子、穿衣服。直到将师傅送进太平间,我还一直都不愿离开。在医生的一再要求下,我们才离开了太平间。第二天,送师傅到火葬场,我就坐在灵车里。


   祭奠完师傅之后,我与兆弟一起将师傅送到火化车间。很多人都说这小伙胆大,我说“这有啥呢,师傅就是我的家人,我的长辈,是我的恩人啊!


   白驹过隙,时光飞逝。几十年来,虽然说自己经年忙忙碌碌,少有停歇,但师傅的音容笑貌却时常在眼前浮现。因为师傅一直活在我们心中。敬爱的李玉田恩师,徒弟永远怀念您,我们大家永远怀念您!



我们的宗旨

  陕西省餐饮业商会网依靠媒体优势以及出色的技术和服务,将会以优秀的服务质量,完美的客户体验以及高水准的专业服务团队,为企业建立优秀的公司形象、打造卓越广泛的品牌知名度,构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优势。


联系方式

18991395284        15332453616

029-84581537

陕西省西安市凤城二路天地时代广场  B座712/713室

我们的业务

  品牌宣传

  杂志编撰

  商务合作

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